欢迎来到 - 七方八面来风网,您是本站的第   273842    位访客。         注册|登陆
枣阳新闻 荆楚新闻 国内新闻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社会新闻 > 七方新闻 >

早上七點出門晚上九點到家陪讀爺爺抱怨:最恨放暑假

时间:2020-02-11 06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七方八面来风网 点击:
杭城進入暑期模式一周,孩子們不是在培訓班,就是在去培訓班的路上。每個有孩子參加暑期培訓的家庭,都有一個個不得不說的故事。錢報記者在杭城幾個熱門培訓班門

原標題:早上七點出門晚上九點到家 陪讀爺爺抱怨:最恨放暑假

杭城進入暑期模式一周,孩子們不是在培訓班,就是在去培訓班的路上。每個有孩子參加暑期培訓的家庭,都有一個個不得不說的故事。

錢報記者在杭城幾個熱門培訓班門口進行調查發現,幾乎每一個給孩子報班的家長回答最多的是這樣一句話,“其他孩子都在學,我們不學不行”。這樣的搶跑現象,直接導致的就是孩子學習越來越超前,父母們花在培訓班上的支出越來越高,安享晚年的老人們不得不再次投身社會,學會新技能,以便為孩子搶跑服務。

暑假才開始一周,孩子們已經疲於奔命各種培訓班

錢報記者在少年宮調查發現,爺爺奶奶們成了接送主力軍

早上七點出門晚上九點到家

陪讀爺爺抱怨:最恨放暑假

記得今年高考第一天,一位頭發全白的爺爺說了這樣一句話:“送了12年,從小學到高中,再過兩天我就要完成任務啦!”這句話,說出了很多“銀發一族”的心聲。

於是在暑假,為孩子幫助搶跑,老人們忙於接送、陪吃,還不得不學會了對於他們來說很新的生存技能——安裝打車軟件、學會手機支付、點外賣、下載iPad游戲……

地點:西湖邊青少年活動中心

對象:50位等候的家長

大廳裡都是“銀發低頭族”

工作日早上十點鐘,記者在西湖邊的杭州市青少年活動中心逛了一圈,放眼望去,等在大廳裡的幾乎都是祖輩的“銀發一族”,年輕甚至中年面孔都比較少見。

記者向現場50位等候的家長發了一份調查問卷,有幾個數據,可以反映出暑假培訓班的一些現象。

50位家長中,45位都是前來陪讀的老人,爺爺(外公)、奶奶(外婆)的人數幾乎對半開,隻有5位是父母——其中兩名是媽媽,一人是全職媽媽,一人是學校老師,假期有空閑﹔三位爸爸,一人是上班順路且中午能騰出時間來接,一人是當天正好有空,之前和之后都需要爺爺、奶奶接送,還有一位是年休假,也沒打算出去旅游,就負責接送上培訓班的兩個孩子。

在選擇出行工具上,僅有一位爸爸當天是開車接送,其余49人都選擇了公交車、地鐵、電動車,單趟花費時間在半小時到一小時之間。最近的,是住在武林路的姜奶奶,她騎自行車送幼兒園的孫子上畫畫班,隻需要15分鐘﹔最遠的是來自下沙的陳大爺,帶著外孫女,每天早上七點多出門,先坐地鐵,再換公交車,約一個半小時才能趕到少年宮。

每天需要送兩個及兩個以上培訓班的家長,有28位,超過一半以上。一位家住杭州大學路的孫大爺告訴記者,兒媳給孫女報了七八個培訓班,除去七月底將出去旅游十天外,其他幾乎每天都有兩三個培訓班,最多的一天有四個,早上七點出門,七點半開始第一個游泳班,九點下課,趕去10點開始的閱讀班,12點半急急忙忙吃完中飯,再換上裝備去芭蕾舞班,晚飯時間寬裕一點,可以抽空做會暑假作業,然后去上晚上六點開始的數學班。“晚上回到家已經九點多了,孩子很累,我身上背著各種學習資料、衣服、水、飯盒……更累。”孫大爺說。

在調查中,記者發現,45位前來陪讀的老人人手一部智能手機,既為了方便和孩子爸媽匯報情況,也是為了打發時間,他們大多已經能熟練用微信聊天、閱讀公眾號、刷短視頻。不管在大廳和走廊,他們也成為了“低頭族”。還有一些時髦的老人帶上了平板電腦,在上面玩小游戲消遣,或看劇。

有20多位老人准備很充分,孩子要在這裡上一天課,中午的飯都是家裡做好帶來的。也有老人怕麻煩,會帶著孩子去附近飯館吃,或者拿出手機點外賣。

記者採訪發現,很多老人已經是少年宮的常客了,有的已經在這裡度過了5個以上的暑假。一位蔣爺爺忍不住向記者抱怨,他特別不喜歡孩子放暑假,平時上什麼培訓班、興趣班,都是孩子的父母接送,可一到暑假,孩子父母沒時間接送,這個任務隻能交給老人來完成,“一個暑假下來,一個個培訓班到處趕場,感覺比退休前還忙”。

家住城西的鄭伯伯 下載十幾款小游戲打發時間

鄭大伯家住城西,退休后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,6點出門去公園散步。一個半小時后,他回家時順路買早點,然后送外孫浩浩去參加游泳培訓,下午則趕到少年宮,此時手機上的微信運動已經顯示有2萬多步。

鄭大伯對少年宮已經是熟門熟路了。知道教室外面不讓家長等,他就直接讓浩浩一個人上樓,自己在樓下找了個空位,把雙肩包一卸,從裡面掏出一副老花鏡戴上,再拿出一台平板電腦,玩起了“找茬”。

一到暑假,鄭大伯就從退休老人轉為“全職陪讀”模式,一整天在外面接送等候孩子,也把各種用來消遣的小游戲玩了一遍,包括消消樂類、紙牌、找茬、跑酷等。

鄭大伯通完一關后,把平板電腦鎖屏,跟記者聊起來:“等的時候很無聊,隻能玩游戲,我很希望有人跟我聊聊天,打發下時間。我玩的游戲都不用花錢,我對網上付錢比較謹慎,我還沒用過支付寶,一直是用微信支付,主要用來點外賣。之前讓孩子爸媽幫忙點了送過來,但不方便,就讓外孫教我學會手機點餐。”

浩浩剛升小學,但從幼兒園開始,假期課程就被排得滿滿當當,等於是“駐扎”在少年宮。“我的包裡還帶著少年宮的飯卡,但孩子在這個食堂吃了太多頓,吃膩了,現在通常會點外賣,或者在外面吃。”周末,浩浩由爸爸開車接送,所以爸爸還在少年宮辦了停車包月。

這個暑假,父母給孩子報了5個班——英語、游泳、書法、鋼琴、學能課程,“小孩子的花銷真大,一個暑假他媽媽起碼花了四萬塊,光是英語暑假班就要一萬多。”

暑假剛開始,為了接送方便,鄭大伯特地花5000塊買了輛新的電動車,裝上了兒童安全座椅。“我們住的離少年宮有點距離,以前我是帶孩子坐公交,但時間有點久,索性買了電瓶車,開過來半小時不到。”

二孩爺爺盧大伯 晚上七點以后才是自己時間

記者見到盧大伯是在早上八點半,他正坐在少年宮文學樓附近的樹蔭下玩“斗地主”。盧大伯戴一副棕色墨鏡,身背一個灰色斜挎包,鼓鼓的,裡面裝著孩子上課需要的文具以及面包、蛋糕、香蕉、葡萄等零食。

“今天兩個孫女都是早上八點的課,我和老伴六點半就起床准備早飯了。”盧大伯笑著說,他的大孫女今年7歲,小孫女4歲,“我們必須要學會分身術,才能管好這兩個小孫女。因為這個暑假,孩子的父母報了許多培訓班,大孫女有英語、書法、古箏、圍棋、美術、拉丁舞、中國舞﹔小孫女有體美勞課程、畫畫等,而且這些培訓班在不同的地方上。

因為有兩個孩子要帶,所以他和老伴分工好了,他看管小孫女,老伴看管大孫女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二维码